导航菜单

林浊水/韩国瑜反罢:不要放马过来,恁爸不要等你!-野人之谜

以我个人来说,立法院最早一部公投法草案我正是起草人;但是我不只从不以为直接民主是万灵丹,甚至认为直接民主和代议政治必须平衡,尤其对罢免制度很有意见。

韩国瑜反罢免一举发动三起官司,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声请停止执行罢免投票,到高雄地检署按铃控告中选会主委李进勇及罢韩团体分别涉嫌违反选罢法及伪造文书。

从历史来看,民粹主义和直接民主曾引发了进步运动,也曾带来法西斯的灾难;他不可能消失,也不应该消失。至于体现民粹精神的直接民主和代议民主间的权衡拿捏则往往在于个人的政治信念而不在于有什么绝对的真理。

●林浊水/前立法委员、时事评论员

反对罢免国会议员的制度,这一点,我态度一直没有改变;至于对首长的罢免,这可以参考直接民主最盛行的美国。

韩流暴起于一夕,说的不是什么,就是当今之世民粹主义最潮,而台湾在潮流中并没有缺席。稍早,见民粹明星川普、杜特蒂之起,韩国瑜讚佩有加,在2018年他果然有为者亦若是,在台湾掀起韩潮当选高雄市长。

到了上世纪末,美国代议民主走上腐败之路,于是民粹主义勃兴,有进步运动起而主张直接民主反抗建制菁英,参议院选举才从此改成直接民选,而公投、罢免制度才快速在许多邦中建立起来。

热门推荐》●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欢迎投书《云论》让优质好文被更多人看见,请寄editor88@ettoday.net或,本网保有文字删修权。

像川普、英国强森都是富豪,至于韩国瑜虽然不是像川普一样的国之大富,但是妻家在云林算个富豪资格却也没有问题。另外,李氏家族靠砂石起家,经营房地产而不是制造业,产业和政府关系超高,也在富豪民粹主义的典型之内。然而韩、川间当然也有差别,例如川普以财富为傲,韩国瑜却以「一碗卤肉饭、一瓶矿泉水」来掩掩遮遮。

今天大家习惯上认为民粹是民粹,民主是民主,优劣有别;但是两者往往是一体两面。在美国建国时代,立宪诸贤,基本上以今天的民粹理解当时的民主。民主一旦绝对化就是民粹,凡民粹最是主张直接民主,除了选举外,公投、罢免必不可少,因此当时美国建国诸贤为了节制民粹,所以总统、参议员都是间接选举。

韩国瑜的作法,本质上不是什么,就是由自己来宣告令庶人苦人心醉神迷的韩流已经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回顾台湾,党外对抗威权统治,民粹正是一大动力,由于民粹主义,党外、民进党,以及跟随林义雄的时代力量全都呈现强劲的直接民主主义,积极推动公投和罢免制度的建立。

美国直接民主虽然盛行,不行于中央而盛于地方。许多州,如加州就最爱公投。此外对州长的罢免虽然成功极少,但是有这制度的州有19个。照美国这做法,我不反对。

民粹主义自古有之,今天又有当代的变异型态出现:虽然是富豪却满怀沙文习性,愈来愈难忍受愈来愈当权的所谓进步价值,于是攘臂号召天下苦人反制建制菁英,于是这30年来被当权的建制菁英压抑,一路下沈的中产阶级奉为救世主,从此富豪当头,庶民景从,形成了诡异的富豪民粹主义。

因此,当韩国瑜面对罢免,玩起建制精英最深文周纳,最令民粹庶民头痛厌恶的法条游戏以避战时,表示的不是什么,就是在精神世界中这位民粹明星已经向建制体制降服。于是几十年最耀眼的民粹巨星,已经自我宣告自己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罢韩投票来势汹汹,第二阶段连署已经通过 。(图/记者洪靖宜摄)

对人类来说,民粹和必然伴随的用以挑战代议体制建制精英的直接民主,都是祸福相依的事。不计祸福,对建制精英的繁文褥节嗤之以鼻,诉诸面对面的直球对决,是民粹英雄的魅力所在,正因为这样,台湾众动员民粹明星,全是公投、罢免制度最狂热的推动者。

林浊水/韩国瑜反罢:不要放马过来,恁爸不要等你!

因为在自由主义精神下,国会议员自由委任制取代命令委任制,并强调国会言论免责权以后,西方差不多己经没有国家有国会罢免制度了,所以对立法院不分青红皂白地降低罢免门槛,而举弓瞄准所在正是国会议员,我很不以为然;甚至,在回答支不支持罢免蔡正元时,我都冷冷地回,那是愤青做的事,不要叫白胡子的人做。后来我以同样理由反对罢免黄国昌。

▲韩国瑜玩起法条游戏时,就代表了这位民粹明星已向建制体制降伏。(图/记者林敬旻摄)

民粹主义者和进步精神的过招在瘟疫来时特别戏剧性。当建制菁英的典型之一的医生们大声疾呼勤洗手时,美国的川普,英版川普强森、巴西热带川普、墨西哥左派川普都挤在竞选活动群众中由勤握手以展现民粹,他们也都因为可爱的民粹而惹了大祸,瘟疫因此蔓延。

川普一出,举世建制菁英讶异万方,然而,曾几何时,今天世界已经由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川普统治。中等国家如英国就不说了。领导人口最多的五大国,中、印度、美、印尼、巴西,只有印尼总统维多多不是民粹明星;土地最大的五大国,俄、加、中、美、巴西的,也只有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不民粹主义。台湾的民粹明星,显然弱得多,但是没当上总统,却也胜选了直辖市长。